电荒来了?多地相继”限电” 背后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12月13日,义乌市发展和改革局发布了《节约用能倡议书》,倡议行政事业单位尽量少开或不开空调,此外,还提议合理使用灯光照明、三楼以下停开电梯等。

12月14日,据长沙市发改委官网消息,根据湖南省发改委通知要求,从2020年12月8日起,全省启动有序用电。

12月15日起,江西每日早晚高峰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并启动有序用电工作,措施包括压限不合理用电需求,执行路灯隔盏供电,控制景观照明、亮化工程用电。

近日,浙江、湖南等地相继传出限电的消息,“上班全靠抖”背后,到底谁是真正推手?

缘何缺电?

分区域来看,浙江省的限电主要受环保因素制约。

本月12日,浙江温州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发通知称,从即日起至12月31日,市级各有关单位办公区域在气温达到3℃以下(含3℃)时方可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这样做的原因其归结为“针对目前省、市能源‘双控’和‘减煤’工作面临的严峻形势和绿色发展的要求”。

根据《浙江省进一步加强能源“双控”推动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18-2020年)》要求,到2020年,浙江将建立能源“双控”倒逼转型升级体系;在各市平衡基础上,累计腾出用能空间600万吨标准煤以上;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任务,全省单位GDP能耗年均下降3.7%以上,能源消耗总量年均增长2.3%以内,煤炭消费总量比2015年下降5%以上、控制在1.31亿吨以内。

而江西和湖南两地,限电的主要原因是电力需求超预期高速增长。

数据显示,湖南12月上旬发受电量同比增长19.8%,截至目前最大用电负荷3144万千瓦,较此前冬季历史最高记录高出163万千瓦;江西12月上旬发受电量同比增长18.4%,截至目前最大用电负荷2631万千瓦,较夏季最大用电负荷高出52万千瓦,创历史新高。

在需求端,寒潮和工业生产高速增长推助用电需求大幅增长。

根据《中国天气网》的消息,12月12日至14日,今冬首场寒潮天气“速冻”我国中东部地区,大部地区降温幅度达到6至12℃,这场寒潮过程,还让长江中下游多地飘雪,长沙、南昌等地的小伙伴过了一把“雪瘾”。但过雪瘾的同时,这些以电采暖为主的地区,也进一步加大了电力消耗。

除此之外,疫情之后经济的加速恢复也成为了用电量激增的推手。随着经济复苏,今年11月,全社会工业用电量同比增加9.9%,达到4596亿千瓦时。

以提出限电的江西省为例,根据公开数据,江西省赣州市工业用电量持续攀升,11月同比增长了7.7%。

而除了需求放大导致电力供应紧张,供给端的紧俏也成为限电主要推手。

进入冬季,主要靠水力发电的南方地区进入水电枯期。进入11月,湖南和江西两地水力发电都出现骤降。其中,湖南省水力发电降幅逾42%,江西降幅逾22%。

同时,外受电能力有限也增加了电力保供困难。根据《能源》杂志的数据,湖南省2019年全省用电量1800亿千瓦时,本省发电量大约1500亿千瓦时,有300亿的缺口需要外电来补充。如今,用电需求大幅增加,电力缺口更大。根据《新华社》报道,湖南外受电通道能力600万千瓦,目前已全部送足。

此外,更重要的是,目前煤电仍是我国供电的主要来源,面对用电需求的增加,火电资源无法提供有效支撑。

国网湖南电力副总经理张孝军近期称,受各方面综合影响,今冬湖南省现有电源装机容量可能无法实现满负荷发电。此外,11月30日,湖南全省电煤库存同比下降18.5%,后期北方地区供煤紧张、春运运力受限,电煤储运形势不容乐观。

根据《中国能源报》的报道,华南地区某发电企业燃料部负责人则认为,限电与湖南“捉襟见肘”的用煤形势有关。“湖南每年需要从外省调入6000-7000万吨煤炭,原先湖南本地还有2000万吨左右的产量,近年来湖南本地煤矿全都关停;近两年湖南省每年只有50万吨进口煤指标,且只减不增。这些因素都使得湖南电煤供应、价格形势愈发紧张,煤电投资效益难以保障。”

事实上,不只湖南,今年煤炭本身供应紧俏,近期动力煤价格飙涨。

今年4月,国务院安委会印发了《全国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其中5月至12月为排查整治期。根据《宝城期货》的报告,临近年末,大部分煤矿确实选择将安全生产作为首要重点,以完成生产目标为主,并未有进一步超产的动作。所以到年末可以看到整体产量水平基本维持稳定,并没有出现进一步增加。

同时,内蒙古产量也受到限制。2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内蒙古部署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的消息,对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煤矿的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境审核等各个环节进行全要素清查。今年内蒙古当地煤管票发放也十分严格。根据今年8月《华夏时报》的报道,6月上旬,内蒙许多煤矿煤管票透支,导致现在无煤管票可用,被迫停产。进入十一月之后,当地煤矿缺票停产的现象又开始出现。此外,今年内蒙古地区还存在表外产能去化的情况,这就导致实际当地产量的减量比数据体现出来的还会更多。

2020年,新批复的煤矿项目明显减少,且大部分再新疆地区。2019年,累计新批复的煤矿有44座,而今年截止到11月底,仅累计批复了17个煤矿项目,其中有14个项目在新疆落地。虽然目前疆煤外运通道在持续拓展中,但无论是运距、成本还是时间,相比于晋陕蒙仍显欠缺,因此新疆煤炭多以就地消化(发电、煤化工)为主,区域特性较强,对全国煤炭市场,尤其沿海地区影响有限。

此外,2020年煤炭进口先松后紧,进口总量自2016年以来首现下滑 。根据国盛证券的数据,从2016年至2019年,我国煤炭进口量持续增加,但今年1-10月,累计进口煤炭2.5亿吨,同比下滑8.3% 。

同时,今年上半年,煤价暴跌至469元/吨的水平,为了调控国内煤炭价格、保障煤炭供需平衡,自4月起国内局部地区海关对煤炭进口政策进一步收紧,煤炭进口数量随之下滑。

而回到湖南,面对突然增加的需求,煤电因长期高负荷运行故障风险也随之增加,湖南岳阳电厂、宝庆电厂机组近日相继故障停运,影响电力供应102万千瓦。

如何应对?

目前,针对对个省份的限电,相关部门已经采取紧急措施——

12月21日,国新办就《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国家发改委秘书长赵辰昕在发布会上表示,电煤需求有所增加,但通过监测电厂的存煤,无论是存煤的天数还是存煤的总量都是有保障的。

赵辰昕强调,截至目前,电力供应总体是保持了平稳有序,包括前面提到的湖南、江西、浙江等几个省在内,居民生活用电都没有受到影响,面对入冬以来用电需求的快速增长,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会同有关部门和电力企业积极采取措施,切实保障电力需求,确保电力供应总体平稳有序。

他表示,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会继续指导各地电力企业包括其他的能源企业多能互补、多能平衡,共同做好冬季能源保障的各项工作,有以下几点:

第一,提高发电能力,优化运行方式。

第二,进一步多渠道增加电煤供应。指导山西、陕西、内蒙等煤炭主产区和重点煤炭企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科学合理地组织生产。同时,会及时协调解决电煤运力,切实保障电力的需求。

第三,针对一些确实存在短期电力供应缺口的地区,指导科学合理的进行调度,确保居民生活用电不受影响。

相关部门保障能源稳定供应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请大家放心。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限电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